WFU

2018/08/10

2018年.八月-1/2:APCIS 2018 Conference 後記


台兒通訊 >> 2018年 >> 八月 >> APCIS 2018 Conference 後記


馬偕紀念醫院心臟血管外科 / 徐綱宏醫師
2018/07


(圖一) 病例報告比賽現場照片(拿到冠軍!)


對於一個小兒心臟外科及小兒心臟科醫師而言,了解先天性心臟病的構造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沒有這樣的訓練,無論是在超音波檢查,心導管檢查治療,或是外科手術,醫師永遠無法擁有疾病的全貌。在歐美國家,富有傳統的兒童醫院都會有和圖書館一樣,收藏先天性心臟病標本的地方。年輕的心臟科醫師在訓練過程當中,每一週甚至隨時都可以從福馬林保存液中拿出過去病理解剖所留下的心臟標本,在心臟病理科教授的指導之下學習,了解每一個疾病特殊的地方。對於小兒心臟外科醫師而言,時間就是生命,如何針對不同的疾病,在術前規劃好手術方式,是非常關鍵的工作,讓我們能夠在短短幾時分鐘心臟停止跳動的時間內,打開如雞蛋般大的心臟,完成修補的工作,任何一個環節的遲疑,就可能會讓寶寶無法再回到父母親的懷抱。因此沒有任何一位小兒心臟外科醫師膽敢進了開刀房打開心臟,才去了解自己即將面臨到的困難。

雖然目前台灣並沒有類似的設置,但是我很幸運可以跟隨張重義教授學習先天性心臟病手術。張老師在年輕時曾到波士頓兒童醫院進修一年,據他表示那一年他至少看了3000多個心臟標本!從我住院醫師開始跟著老師學習到現在我已經可以在手術前精確的從各種影像檢查(超音波、電腦斷層、心導管檢查)建構出各種不同先天性心臟病的構造。由於臨床工作繁忙,我並沒有機會有這麼長的時間到國外進修,因此透過短期的醫院參訪成為我進修的一個重要方式。


(圖二)與韓國首爾大學病理科的徐廷旭教授合影


因緣際會,在2017年的亞洲心胸外醫學會,我認識了韓國首爾大學病理科的徐廷旭教授,透過他的引薦,我參加了去年在首爾舉辦的APCIS 2017(Asia-Pacific Cardiovascular Intervention and Surgery)的先天性心臟病三日工作坊。會議中,在來自世界各國教授的帶領下,我第一次有機會大量接觸先天性心臟病的病理標本!好多教科書上所描述的細節,都可以得到印證。這對於我的執業生涯有著重大的影響!因為透過這些標本,我能夠擁有更多的知識和能力去幫助未來的每一個孩子。也因為這個機緣,我得到了一位韓國的忘年之交。
而今年的APCIS 2018,大概是徐教授為了考驗我,他丟給了我一個相當複雜的主題發表演講:先天性矯正型大動脈轉位(Congenitally Corrected Transposition of the Great Arteries)。我也藉這個機會引薦我的老師,張重義教授,在大會中針對另外一個罕見的先天性疾病,Heterotaxy syndrome 發表演說。


(圖三) 演講:先天性矯正型大動脈轉位(Congenitally Corrected Transposition of the Great Arteries)


(圖四) 張重義教授演講Heterotaxy syndrome


這次大會準備了相當多的病理標本,任何一位醫師都可以在會議的空檔去研究自己有興趣的疾病,在台灣很難有這樣的機會。透過醫師之間的交流,我們也可以明白不同國家外科醫師對於同樣的疾病有著什麼樣的見解。


(圖五) 不同國家的醫師分組研究心臟標本


(圖六) 由張重義醫師向與會醫師解說複雜性先天性心臟病標本


(圖七) 與國外醫師一同研究標本


這個會議有一個特色:病例報告比賽,讓參加會議中不同國家的年輕醫師分組討論交流。因為會議只有兩天半,所以第一個晚上進行分組討論,第二個晚上馬上進行比賽。由於小組成員討論熱烈,第一個晚上有好多組別到了晚上12點都還在準備投影片。第二個晚上的競賽更是瘋狂,原訂兩個小時的會議,硬是延長了兩個多小時,都過了午夜所有與會的醫師還是欲罷不能,不停地打斷報告者上前提問。但有趣的是,與會的醫師都非常享受這個過程!很榮幸的,今年我擔任指導者的組別拿到了分組冠軍!


(圖八) 病例報告比賽現場照片(分組討論)


     隨著出國開會的經驗增加,也結交了來自各國小兒心臟外科領域的朋友。出國開會,不再只是去學習新知和經驗分享,還可以會會這些久久不見的朋友,和他們討論分享臨床工作上遇到的困難,而他們常常都是各個國家小兒心臟外科的權威。這次也很高興有機會帶著優秀的馬偕小兒心臟科洪偉力學弟一起參加會議。先天性心臟病的治療需要的是一個團隊,除了老師們的傳承,年輕的我們也需要一起成長,走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地。


(圖九) 會後合影,左起洪偉力醫師, 徐廷旭教授,張重義教授,徐綱宏醫師。